寧夏紀委監委網站
首頁 > 2019版 > 圖片頭條 正文

圖片頭條

70年·我家相冊丨茶馬古道上的一對姊妹花

稿件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 2019-10-08 | 打印 | 字號:TT

  我的老家在西南邊陲,云南省祥云縣云南驛——云南的源頭。這里有一條悠長悠長的青石板街道,一道高高的大木門,一個由石塊鋪成的大院子,靠西邊的房子就是我們一家四口的溫暖小窩。在爸爸媽媽的庇護下,我和姐姐快樂地成長,展翅飛翔。 

快樂的“小天使”

  1977年夏天,我和姐姐在云南驛小學操場上第一次合影。右邊的是姐姐,左邊的是我,我倆都穿著小裙子、小涼鞋。姐姐比我更漂亮,也更愛干凈。我左手抱著一個塑料大象,右手拿著一個蘋果,頭上還戴著一個大大的蝴蝶結發卡,這在當時很時髦,儼然一副城里孩子的裝扮。

幸福的一家

  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后,由爺爺奶奶組建的大家庭開始分家,我家也分了出來,獨立成為一個朝氣蓬勃的小家。記得那時已經上學的我們,穿著媽媽縫制的花衣服、新布鞋,系著彩色的綢帶,笑意盈盈。當時我們家很窮,沒念過多少書的爸爸媽媽堅信知識能改變命運,讓我們好好讀書,還給我們訂閱了《蜜蜂報》《中國少年報》等課外讀物。 

洱海邊

  1987年,這張母女三人的珍貴合影,是媽媽領著我們到洱海邊的團山公園玩時拍的,媽媽當時還很年輕,從照片上看我們就像親密的三姐妹。 

老屋前

  這張是我們一家人在家門口合影,當時我在念初中,姐姐已經考上了中專。為了我們倆讀書,爸爸媽媽種了很多烤煙,每天早出晚歸,一個季節下來,人都瘦了一大圈。

大學校園

  1990年,姐姐考上云南省藝術學院音樂系。兩年后,我考上了大理大學物理系。大學第二學期,媽媽去洱海邊看我,要求我穿著白族服裝拍照,我這才知道我的媽媽是白族人,我也有白族血統。

滇池畔

  同年夏天,爸媽去昆明看姐姐,讀藝術院校的姐姐出落得更加漂亮,渾身散發著青春的氣息。 

三代同堂

  1998年,我和姐姐都參加工作了,姐姐在昆明的一家企業上班,我在縣城的一所學校教書,壓在父母肩上的重擔終于卸下來了。奶奶已經八十多歲,但依然精神矍鑠、頭腦清醒。春節時,我們一家人在320國道邊,迎著燦爛的陽光,拍下了這張合影。 

我愛北京天安門

  2007年國慶假期,我陪著父母第一次出遠門。讓父母最激動最欣慰的是,這次終于圓了北京夢。年輕時,他們就對北京天安門充滿了無限遐想,那高高飄揚的國旗、雄偉的天安門、聳立的人民英雄紀念碑、莊嚴的人民大會堂、肅穆的毛主席紀念堂……每一個地方,都在他們腦海里無數次縈繞。如今,終于來到了現場,他們平靜的臉上,難以掩飾內心的喜悅。 

相親相愛

  結婚后,父母和我生活在縣城,姐姐定居昆明,我們都有了各自的孩子。母親每天幫我接送孩子上下學,父親圓了自己的文學夢,公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文學作品集《李家大院》,我也出版了兩本散文集《陌上花》和《家在祥云》。這是2012年春節,姐姐回到祥云后,我們一家人在公園里的合影。

回老家看看

  現在,云南驛正在進行深度旅游開發,我曾經生活過20多年的“李家大院”也將打造成特色旅游客棧。2017年春節,我們一家人回到老家,在“李家大院”門口拍下了這張珍貴的照片。這里記錄著我們一家人最美好的回憶,見證著我和姐姐的成長及父母辛勤打拼的時光。(網友“李雪”)

>>><<<
3d直选1胆拖9多少钱